“We are all in the gutter,
but some of us are looking at the stars.”
我们都身陷红尘,但总有人仰望星空。

【米露/人类设定】My Heart Inside Of You

Part.Six


“阿尔弗雷德?”有人在叫他的名字,阿尔茫然的张开眼,却只看到一张陌生的面孔。


一个斯拉夫军医,阿尔在心里想。


“你是怎么知道Hero名字的?”阿尔闷声闷气的问。


“你脖子上的狗牌上写着呐~☆”斯拉夫小伙指指他戴的铜质项链,歪头报以灿烂一笑。


“Fuck!你爸爸没教过你怎么和长辈说话吗?”阿尔弗雷德咒骂着用一只手撑着身体想坐起来,而伊万笑眯眯地照着他的脸来了一拳又让阿尔弗雷德躺了回去。


“操,你就是这么对待伤员的?”阿尔咬牙切齿地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。


“如果你觉得刚才那一下不够爽,我不介意再给你来一下呐~”伊万笑得像天使一样。


* * *


“阿尔弗雷德?”他睁开眼,映入眼帘的是白的有些刺眼的天花板,和伊万的脸。


他茫然地环顾四周,突然意识到他正身处梦中。


这个场景他太熟悉了,那是他和伊万第一次相遇,伊万正对他笑着,美好的那么不真实。


然而整个画面忽然开始崩坏,伊万的笑脸也模糊起来,笔直的墙壁,在病床上痛苦呻吟的伤员,这些,这些,纷纷开始扭曲,让阿尔弗雷德感到一阵的晕眩和恶心,背景切换到了战场上,突然间的变换让他有些喘不过气来。


他看到提着医疗包的伊万,和他身后不远处楼房上的狙击手。


他的血液滞住了,他想要尖叫,让伊万快躲起来,可他的喉咙像是哑了,任凭他用尽全身力气也发不出一丝声音。


他从未如此绝望,尽管这个梦他已经梦见无数次,可他仍是控制不住的发着抖。


伊万看到了他,对他露出一个微笑,他好像说了什么,阿尔弗雷德没有听到,他只看到子弹从伊万的胸口穿过,在伊万的胸前绽放出一朵血色的巨大曼珠沙华,染红了他的米色大衣,伊万的神情有一瞬的讶然,而后身子重重地倒在地上。那个狙击手露出一个狰狞,得意的笑,分外可怖。


阿尔弗雷德的大脑嗡嗡地叫着,他的血液又开始流动了,且从未像现在这么快过,让他感觉血管里好像有火焰在灼烧,他用他最快的速度奔向伊万,急迫地想要做些什么来补救,却悲哀地发现一切已经结束了。


他跪下来,紧紧抱住伊万正失去温度的身体,慌张地去吻他的唇。


“不,天啊,上帝,你身上怎么什么时候都这么冷......”


伊万没有回答。


他忽然哽咽了。


“不,伊万,你不,你不能.......”


你不能离开我。


他感到他和世界之间好像隔了一堵厚墙,子弹擦过空气的声音,炸弹爆炸的声音,女人的哀嚎声和孩童的哭声,落到他耳朵里都模模糊糊的听不清楚,好像在上演一出哑剧。


而他处于哑剧的中心,演绎着苍白而荒唐的故事。


他看到自己的手上一片血红,是血,可那是谁的血?他迷惘的想,是他自己的血吗?


“不。”一个声音回答。“那是......”


评论 ( 3 )
热度 ( 9 )

© 趴地上滚两圈 | Powered by LOFTER